首頁>檢索頁>當前

?獨龍族:整族脫貧的教育典型

發布時間:2019-05-06 作者:楊舒涵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2015年1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云南考察期間,看望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少數民族群眾代表時特別強調,全面實現小康,一個民族都不能少。

2019年3月8日,全國人大代表、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馬正山在全國兩會鄭重宣告——作為人口較少的“直過民族”,獨龍族實現了整族脫貧,貧困發生率下降到了2.63%,獨龍江鄉1086戶群眾全部住進了新房,所有自然村都通了硬化路,4G網絡、廣播電視信號覆蓋到全鄉,孩子們享受著14年免費教育,群眾看病有了保障。

獨龍江鄉是貢山縣面積最大的鄉,位于滇西北與緬甸交界處,邊境線長97.3公里,下轄巴坡村、馬庫村、孔當村、獻九當村、龍元村、迪政當村6個行政村,是我國境內獨龍族唯一的聚居地。

根據2018年云南省民政廳的統計數據,全鄉總人口0.44萬,98%以上的居民是獨龍族。2018年年底,迪政當村15戶51人脫貧出列,實現獨龍江鄉整鄉脫貧出列、獨龍族整族脫貧。同年,全鄉農村經濟總收入2859.96萬元,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122元,同比增長23.5%,成為貢山縣率先脫貧出列鄉鎮,并榮獲“全國脫貧攻堅組織創新獎”。

在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的進程中,鄉人民政府及各級各部門達成的共識是:要以教育發展筑牢獨龍族脫貧致富的根基。綜合來看,教育的貢獻具體體現在以下八個方面。

14年免費教育令適齡兒童全員受益

獨龍江鄉政府所在地孔當村設有一所九年一貫制中心學校,以及龍元小學、巴坡小學、馬庫小學、迪政當村小學4 個教學點。其中,巴坡小學是獨龍江鄉第一所學校,而且是由獨龍族同胞和中國人民解放軍攜手建成。2013年10月,獨龍江鄉的小朋友們還擁有了第一所屬于自己的幼兒園。

獨龍江鄉人民群眾支持教育,擁護教育,都愿意把孩子送到學校學習。自2016年開始,獨龍江鄉實施學前2年、小學到高中12 年共14年免費教育。截至2018年年底,全鄉適齡兒童入學率100%,初中階段毛入學率100%、鞏固率100%,全鄉適齡兒童入學率100%,初中階段毛入學率100%、鞏固率100%。小學階段入學率、鞏固率和升學率自2010年至2018年連續9年保持100%。獻九當村幼兒園綜合樓2019年內建設完工后,獨龍江鄉6個村委會將實現學前教育全覆蓋。

當前,全鄉學生營養改善計劃、鄉村教師生活補助等政策全面落實,中小學校舍安全工程、全面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等項目扎實推進,學生食堂、宿舍樓、閱覽室、電教室等功能用房在獨龍江中心學校以及各校點一應俱全,全鄉義務教育基本實現均衡。

落實培訓和待遇政策促進教師安心任教

得益于“國培計劃”和省級教師培訓,獨龍江中心學校教師每人每年至少能參加一次32個學時以上的培訓,90%以上的教師學歷已經從專科提升為本科,鄉村教師補貼全面落實,最低補助標準至少每人每月500元。

按照州政策,縣及縣以上所屬學校具有中級及以上職稱的教師到鄉村學校任教,連續服務滿2年以上(含2年)的,從到鄉村學校服務之日起,省財政給予每人每年1萬元的工作崗位補貼。由此,教師流動和流失現象得到明顯改善。2018年教師節,云南省委、省政府對全省500名從教20年以上的在職優秀鄉村教師,每人給予10萬元的獎勵,獨龍江鄉中心學校校長楊四洋接受表彰,在當地形成了極大的反響,營造了尊師重教的社會氛圍。

精準送學“兩后生”阻斷代際貧困

“兩后生”指的是初、高中畢業未能繼續升學的貧困家庭中的富余勞動力。為了精準識別貧困學生,獨龍江鄉政府建立了建檔立卡戶平臺,學校教師會入戶甄別家庭的貧困程度;資助政策有資金補貼(免除學雜費、課本費,免費解決吃住問題),同時還對貧困學生提供心理疏導服務。

2018年5月,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印發了《怒江州“兩后生”送學工作10條措施》,要求:

——建立“兩后生”底數臺賬。

——建立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兩后生”底數臺賬。

——落實云南省對怒江初高中畢業未能繼續升學的農村戶籍學生開展職業教育全覆蓋試點。

——落實珠海—怒江東西部扶貧協作“雙百工程”,對有意愿到珠海接受職業技工教育且具備基本文化素質等條件的“兩后生”實行百分之百接收就讀珠海市職業技工院校,采取“1+2”(怒江班)、“0+3”(三年珠海班)或“2+1”(第三年實習到珠海)模式培養,百分之百推薦就業。怒江籍學生在珠海學習期間免除學費、住宿費、雜費,并給予生活交通補助。

——落實國家中職教育免學費政策,由縣市教育主管部門會同職業學校落實國家對公辦中等職業學校全日制正式學籍一、二、三年級在校生中所有農村(含縣鎮) 學生、城市涉農專業學生和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免除學費(藝術類相關表演專業學生除外)。學費標準低于每生每學年2000元的免除全部學費,學費標準高于每生每學年2000元的免除2000元,高出部分由學生家庭負責承擔。

——落實國家助學金政策,助學金資助標準為每生每年2000元,主要用于資助受助學生的生活費開支。

——實行建檔立卡貧困家庭扶貧助學補助政策,在執行國家中等職業教育現行免補政策的基礎上,確保省財政對納入普通全日制學籍管理的怒江農村戶籍(含農轉城)學生初中起點中職學生在校期間第一學年、第二學年,高中起點中職學生在校期間第一學年,每生每學年給予2500元的生活補助。

——鼓勵就業創業。

——建立“兩后生”職業教育責任體系。

——考核問效。將“兩后生”送學工作納入縣市黨委、政府扶貧開發成效考核范圍。

2017年,獨龍江鄉中心學校的統計數據顯示,學校初中畢業生考上高中的比例不到30%。在政策的推動下,以及考慮到公辦中等職業學校實施免費教育的吸引力,獨龍江鄉越來越多的適齡學生到珠海市、昆明市、六庫鎮和貢山縣城就讀中等職業學校,而且依靠校企合作帶來的就業機會,基本實現了“上學一人、就業一個、脫貧一家”的目標,有效阻斷了貧困的代際傳遞,同時也帶動附近的鄉鎮乃至鄰近的迪慶藏族自治州德欽縣、維西縣的初中畢業生們主動選擇接受中等職業教育,以改善家庭貧困狀況。

學校主動擔當普通話學習與推廣的責任

獨龍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獨龍族歷史上沒有文字,主要以刻木、結繩的方式記事和傳遞信息,語言不通一度成為獨龍族經濟發展的桎梏。

1999年獨龍江公路修通,獨龍族群眾歷史上第一次坐汽車出入獨龍江鄉,語言接觸加快。獨龍江鄉幼兒園的小朋友們大多來自獨龍族家庭,從小不會聽漢語,也不會說漢語。自從2016年有了學前教育,獨龍族的孩子們才開始學說普通話。現在,在幼兒園里,教師和孩子們既講普通話,又說獨龍族話。2018年12月8日,獨龍江鄉中心學校舉辦了2018年秋季學期“山水教育——讀國學、誦經典”國學經典朗誦比賽,激發了學生學習普通話、學好普通話的熱情,拓展了教師開展普通話教學的思路,實踐探索了第一課堂與第二課堂的聯動,為普通話教學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助力。

鄉村優秀校長扶起學生鴻鵠之志

李學梅老師從事教學工作25年,在怒江大峽谷最深處默默地燃燒自己的青春年華,照亮了一批又一批少數民族孩子的人生。2013年8月,她從縣城調到獨龍江鄉中心學校任校長,當時正值整鄉推進獨龍族整族幫扶工程的關鍵時期。

李校長結合學校實際,提出“學生好,一切都好”的辦學思想,制定“勤學、立德、感恩、文明”的校訓,引導學生愛鄉、愛國、立志、追夢。獨龍江鄉的孩子們特別希望走出家鄉,去感受不一樣的世界,追尋自己人生新的可能性。同時,走出去是為了更好地回歸、反哺獨龍江鄉,他們也渴求通過接受教育,找到幫助家鄉變得更好的“良方”。

全鄉強化教育改變命運的榜樣力量

“2012年,獨龍族有了第一位女碩士研究生。”這是曾任獨龍江鄉鄉長、全國優秀共產黨員高德榮老先生特別喜歡掛在嘴邊的驕傲,也是獨龍族群眾們口口相傳的優秀典型。

如今,從獨龍江鄉走出了學者、教授、名醫,有的在云南省的高校教書育人,有的在省級醫院救死扶傷,有的考上公務員為人民服務,都成為獨龍江鄉孩子們的榜樣。他們的經歷也堅定了獨龍族人民對教育的信心,鞏固了教育投入的優先地位,促進了獨龍江鄉的教育發展邁入良性循環,幫助青少年樹立脫貧致富的志氣、增強擺脫貧困的信心,讓教育扶貧的扶智與扶志功能體現得淋漓盡致。

“互聯網+教育”促進教育扶貧與教育公平齊飛

受自然條件限制,處于深山腹地、邊境地區的獨龍江鄉信息化水平非常滯后。在云南省人民政府的大力推動下,得益于中國移動、中國電信的專業技術支持,獨龍江鄉中心學校的光纖提速到了100兆,“互聯網+教育”在獨龍江鄉已經形成以“三通兩平臺”為基礎,包括幼教云、職教云、班班通、人人通等系列產品的全套教育信息化方案。

教師可以通過平臺學習名師講授,共享板書和多媒體教學課件,隨時上傳備課課件到個人空間,并依托4G 網絡和手機終端共享無差異的教育資源。學生可通過名師導學應用,獲取城市名校精選課程,在線答疑鞏固學習成效,在家里隨時登錄個人空間,復習智慧課堂的課件和資源,還可以通過中國電信的“異地在線課堂”系統與其他地區的孩子同時上課。從“異地在線課堂”了解到的嶄新的教學方式與課堂管理理念,也給獨龍江學校的教師們帶來了啟發。時空距離被打破的同時,城鄉教育新的對話與交流方式誕生了!

資源輸入型幫扶側重支持教育可持續發展

獨龍江鄉的教育發展一直受到云南省各級各類學校的關注,近幾年不乏各種教育物資捐贈和幫扶項目落地獨龍江。可喜的是,相對于傳統的物資捐贈型幫扶,越來越多的資源輸入型幫扶開始側重支持當地教育的可持續發展,強調長效機制的建立,并將支持師資隊伍建設、優化資源共享和提升教學質量作為幫扶項目的核心目標。

獨龍族整族脫貧的矚目成就,體現出從中央到地方政策支持的強大動力,凝結了人民群眾對教育改變命運的堅定信念,整合了各類優質教育資源和信息技術優勢,而且全鄉群眾一直致力于教育反貧困功能的開發和實現,是教育扶貧、扶智、扶志的成功案例,并表現出教育扶貧的精準性和功能性、教育扶智的全員性和共享性、教育扶志的激勵性和可持續性等特點,對我國“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民族地區的教育脫貧攻堅具有極強的示范性與啟示性。

今年4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給獨龍江鄉群眾回信,激勵大家繼續團結奮斗創造美好生活,進一步激發了獨龍族同胞自強不息、蓬勃向上的干勁和熱情,更加堅定了廣大扶貧干部和貧困群眾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信心和決心。(作者系云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與管理學院院長助理,講師)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onysz.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澳门赌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