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平均年齡25歲,5個月粉絲突破40萬

中科院物理所:把科普做成“爆款”

發布時間:2019-08-01 作者:見習記者 梁丹 林煥新 實習生 丁思瑤 季曉旭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高壓電也能滅火?顯微鏡下放大1000倍的手機屏幕是怎樣的?夜晚廚房發出的“藍色鬼火”到底是什么……近日,一批“中科院博士直播做科普”的視頻在網絡走紅。

這群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的年輕人,通過直播實驗解答有趣的科學問題,激起了一大批學生對科學的興趣。記者日前采訪了這個“網紅”科普團隊,尋訪讓科學走近尋常百姓家的秘密。

“穩中帶皮”,科學不只一面

團隊創始人成蒙,生于1988年,2014年從中科院物理所畢業后留校,創建了“中科院物理所”微信公眾號。在他不斷探索后,公號內容由所內新聞居多逐漸轉型為以科普內容為主,并開設了“問答”“正經玩”“線上科學日”等欄目。目前,公號后臺已經收到了超過30000個類似“為什么彩虹是彎的而不是直的”“好端端的耳機線為什么老纏在一起”等有趣的問題。

五年來,從一個人到一個團隊,中科院物理所的科普實驗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今年3月,團隊入駐年輕人聚集的二次元社區B站,在不到五個月的時間里,粉絲規模突破40萬。每周三晚上,這群平均年齡25歲的碩博研究生會準時出現在直播鏡頭里,與少則千百多則上萬的觀眾一起,完成“液氮浸泡LED”、“污水凈化”等科學小實驗。

團隊對自己的科普定位是“穩中帶皮”。“皮”是特色,“穩”是底色。

“大家對官方賬號往往有某種刻板印象,比如必須是嚴肅的、一本正經的。但是當你打破這種成見并且走出了自己的特色,這種反差能讓大家覺得更親近、接地氣,”成蒙說道,“同時,這也更好地滿足了年輕人的閱讀習慣和期待。”

“我們是一個權威的官方機構,中科院物理所推出的內容并不是最新最及時的,我們踩的都是第二時間點。讓事實和觀點都沉淀一下后,有了比較確切的答案后再去做。”成蒙說。

李治林是團隊中的另一位核心成員,粉絲親切地稱他為“做實驗永不翻車的大師兄”。在他看來,做科學傳播一方面要生產大家喜歡的內容,但同時一定要有自己的觀點和判斷。“不能只給大家喂糖丸。我會刻意給大家講一些很硬很干的內容,”李治林說,“科學是有趣的,但有趣只是一個很初級的層面,要讓大家全面地看到它。”

直播視頻,課堂的有趣補充

“我家在山西的一個縣城。小時候我想看書,只能特別辛苦地跑去圖書館和書店‘蹭’,或者找別人借。”李治林回憶說。“現在,網絡讓大家更便捷、無差異地共享教育資源。”

關注“中科院物理所”的用戶年齡集中在14歲~25歲之間,以初高中學生和大學生為主。

“在目前的初高中階段,很多學生沒有條件經常動手做實驗。那么就可以把我們的直播作為一種有趣且有益的補充。” 李治林說道,“格物才能致知。你眼睛看到了什么,耳朵聽到了什么,手里接觸到了什么,體現了外界信號的輸入和你的輸出。在這個過程,才能對物體有更好的了解。僅從書本、抽象概念去想象是遠遠不夠的。”

在中科院物理所的新媒體賬號上,“用吸管做風車”“利用三原色原理巧變燈光”等簡單易做的小實驗正如網友說的那樣,“讓物理變得可愛”“接地氣”起來。不少網友留言“我一個文科生居然把這篇文章看完了”“學了這么久物理,突然覺得物理真的就在身邊的生活里”。此外,讀者還可以在后臺提交自己模仿進行的實驗小視頻,贏取獎勵。據李治林介紹,平均每期節目推出后,都能收到十幾個視頻投稿。

網絡讓更多人感受到物理趣味的同時,也讓制作團隊收到了來自各地學生的反饋。“直播反饋及時、互動性強,我們可以根據彈幕信息,知道哪里是大家感興趣的、哪里聽不懂需要再解釋。這讓我們做得更好。”成蒙表示。

盡管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正在通過直播、短視頻等進行學習,但是課堂學習的不可替代性依然是成蒙和李治林的共識。

成蒙表示,初高中階段的學科教育才是體系化的知識傳授,掌握好課堂的知識才能為成長成才打好基礎。李治林認為,科普宣傳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傳播具體的知識,更多的是激發興趣,“無論是科普文章還是實驗直播,都不能替代課堂學習。”

播種希望,讓科學閃耀在孩子身上

“曾經有個同事去偏遠山區,遇到了一個高中生,問他將來想上什么大學。本以為他會說出北大清華這些耳熟能詳的學校,沒想到那個孩子說,他想考中科院,要來物理所。因為他看過我們的公眾號。”成蒙到現在還深受感動。“在剛剛做科普公眾號的迷茫時期,是這個故事一直支持著我。”

這個來自遠方的故事讓成蒙和團隊確認了自己所做事情的價值。“如果說教育是在樹人,那么科學傳播就是在播種。我們用互聯網到處播撒,把這好幾百畝的地全撒種子,這些種子里,肯定有一部分會開花結果。只要有這個概率存在,我們就覺得這件事值得做。”在他看來,團隊的使命就是讓人放下對物理的抵觸,把人“領進門”,然后看到物理之美、科學之美。

作為“領路人”之一的李治林則將他們所做的科普比作“橋梁”。“有些事情學界人都懂便不講,但公眾不懂,想了解又無處了解,中間存在巨大的鴻溝。科學傳播的高地你不占領,自然會有別人占領。與其讓‘民科’把科學解釋成玄學,有權威性專業性的我們為什么不自己做呢?”

今年起國家首次為科普人才設立了專業職稱,在政策上為其提供更多支持。李治林說,希望更多的人投身科普,將科學研究與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勾連起來。

即將留任物理所成為老師的李治林說,“我的父母都是教師,小時候我就愛做實驗,即使在別人看來是瞎玩瞎搞,他們也沒有阻攔我。這些經歷讓我受益終身。”李治林說道。“直觀的接觸會給孩子更大的學習刺激,比如讓他們參觀博物館、做實驗等。”李治林認為,如果團隊的每一次實驗直播,都能讓某個孩子對世界繼續保有好奇心和探索欲,就是一件特別有意義的事。

在“中科院物理所”公眾號的第一篇文章里,成蒙寫下了這樣的“告讀者書”:“我們服務喜歡或痛恨、向往或害怕物理的所有人。”他笑著說,“雖然我這輩子是肯定沒希望拿諾貝爾獎了,但是這個希望將始終閃耀在那些看我們公眾號或者視頻的孩子身上。這便是我們繼續播撒種子的意義。”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onysz.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澳门赌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