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構建“補嵌型”教育扶貧體系

發布時間:2019-07-29 作者:劉斯文 來源:中國教育報

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隨著扶貧工作逐步進入“后脫貧攻堅”時代,教育作為重要的扶志渠道和扶智源泉,在鞏固扶貧效果、防止脫貧地區再次返貧、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等環節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

長期以來,以高校為代表的多元化教育幫扶主體,在貧困地區傳統教育格局中表現出越發活躍的作用。山區支教、科技推廣、成長關懷等主題公益幫扶項目,有力促進了貧困地區教育事業的快速發展。筆者從教育目標、資源動員和角色定位等維度出發,探究構建以高校為樞紐,聯合政府、企業、社會組織等單位運行的“補嵌型”教育扶貧體系。

“粗暴式扶貧”破壞原有教育體系

隨著教育扶貧向縱深推進,高校、企業、社會組織等政府之外的公益主體針對貧困地區教育問題,開展了大量、有益的探索,積累了豐富的多元主體參與教育扶貧治理的實踐經驗。但教育扶貧不單純是教育問題,更是綜合性的社會問題。當前,部分教育扶貧項目由于“目標偏移”“角色沖突”陷入資源短缺的困境,“分散化”“碎片化”“各自為戰”“運行失范”制約著多元主體扶貧效能的發揮和扶貧效益的達成。

教育的公共性和非競爭性讓多主體參與教育扶貧具有一定的天然優勢,但在實際運行中又時常表現出缺乏系統化的引導和整合:一是政策模糊,缺乏在制度框架內科學地設計、規約集體行動,提升參與有效性、合法性的常態機制;二是執行乏力,治理格局斷裂、著力失準、權責失衡,能力建設不足,推進落實機制不完善;三是信任結構弱化,多頭管理、職責混亂、缺乏統一的領導,協調聯動困難;四是資源利用低效,分配失衡、形式資助、低水平重復建設等現象凸顯,資源投入難以發揮集聚效應;五是評價體系空白,缺乏必要的激勵和約束機制,流動性、隨意性大,難以進入可持續正向反饋軌道。

“粗暴式扶貧”缺乏對原生教育生態的歷史性與系統性的觀察和理解,脫離了區域生態,打破了原有教育生態平衡,使教育扶貧本身所應具備的教育功能被虛置和架空,不僅收效甚微,甚至還會干擾了正常的教育教學秩序,對當地原有的教育體系造成較大沖擊。

“生態型補嵌”完善地區教育治理

傳統的教育扶貧大部分仍局限在為貧困地區新建學校、配置教學設施、選派師資等“輸血式”扶貧,缺少觀念、知識、技能、精神等“可行能力”方面的幫扶。事實上,單純依靠“有限的”教育體系,很難破解貧困地區教育體系面臨的現代化侵蝕、多樣化需求和系統性缺位等難題。因此,要用“生態”的視角來看待貧困地區教育系統各要素間的整體性、有機性、互動性和生長性,從要素的相互關系及相互作用的動態性、和諧性來探討問題所在和解決之道。

在貧困地區開展教育扶貧工作,要把握當地教育“生態”的內涵,建構“補嵌型”教育扶貧體系,從其環境概況、內部結構、主體特征等不同維度,具象化考察當地教育的生態構成,感知其教育優勢和不足、矛盾與沖突、內困與外因等環環相扣、互動循環的關系性存在,并在此基礎上制定針對性的優化策略。

“補嵌型”教育扶貧體系就是要從提升教育幫扶的精準度出發,在原有教育生態精耕細作,注重與當地原有教育體系的互動互補:既要圍繞生態主體,整合資源、形成合力以全域思維做好精準扶助;又要挖掘內生潛力,構建起契合當地特色的公益幫扶體系,精準補嵌當地教育生態短板。如針對素質拓展教學不足,項目教學內容應突出“第二課堂”主線,開發或引進專業化素質拓展課程,補嵌人文素質教育缺位:圍繞實現支智與支志的同向性問題,課程設置可以突出理想信念、成長規劃、職業啟蒙等特色內容;為破解留守衍生難題,項目可以開展家庭回訪、情感連線、成長檔案等子模塊,強化親情陪護和心理診療。

    “多主體公益”凝聚教育扶貧合力

完整的、持續的教育幫扶支撐,需要營造良好的公益環境,多方參與、優勢互補、精準發力。在各地的脫貧實踐中,我們可以看到教育的投入不斷加大,有效緩解了資源短缺的問題,但也必須看到教育扶貧仍然面臨著效率不高、針對性不強、扶貧績效邊際效益遞減的困境。正是因為缺少對教育反貧困協作機理的探討和研究,更多關注的是教育政策的制定、實施過程,缺少對當地教育“生態叢林”的深入理解和補嵌施策。精準化、項目化、專家化、常態化的教育幫扶項目嚴重不足,致使政府、企業、公益組織等優勢團隊擁有大量的資金、人脈、資源等“硬支撐”,但缺乏地方化的專業、技術、經驗等生態“軟資源”,大型教育扶貧公益協作項目的運行成效堪憂。

高校聚集了大批高素質的政策制定、理論研究和實踐推廣團隊,在項目規劃、智力支持、社會信用、項目實施等環節具有突出優勢。以高校為扶貧樞紐,聯合政府、企業、社會組織等單位運行的“補嵌型”教育扶貧體系,可以有效突破傳統公益模式資金短缺、經驗缺乏、動力不足等局限性,形成優勢互補的公益合力,實現公益力量的有效整合,通過“精準補嵌”激活貧困地區教育生態的內生活力。一方面,發揮資源優勢,在組織架構、教育條件、教學方式、衍生服務等方面補齊基礎教育短板。另一方面,明晰多主體參與的角色定位,差異化、精準性補嵌當地教育職能,最終助力貧困地區教育達到能夠益向自循環成長的教育生態動能。

(作者單位:南京師范大學。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教育反貧困公益協作中的資源動員機制研究”課題成果,編號19YJC880054)

《中國教育報》2019年07月29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tonysz.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澳门赌场游戏